第二百五十二章短暂的交手 - 穿越诸天

第二百五十二章短暂的交手

贯穿了整片虚空的拳劲,犹如风卷残云一样,将叶文淹没其中,那浩荡的伟力,仿佛要将叶文泯灭成虚无 叶文神色如常,运足了气,同样是轰出一拳,冒着白光的拳劲,顿时呼啸着喷涌出去,那白光当中,隐隐还有着几分橙色光辉 在灰子五人胆战心惊的目光下,那两记彼此放肆掠夺的拳劲,不出意料的对轰在一起,中间的虚空,隐隐有夺目的光辉迸射而出,那是两人能量对轰产生的逆乱之力 叶文与那山崖实力都不弱,而两人又皆是含怒出手,因此,那惊天动地的破坏力,看得灰子那五人都忘了眼下的危机,瞠目结舌,暗自心惊 最让他们震惊的是,硬生生与那山崖对轰一记,那个白发青年,竟然神色如常,没有丝毫吃力的迹象,反而是那古息堡的山崖,面色隐隐有些苍白,看上去有些后继无力 “幸好当时没有头脑发热,这白发青年,似乎比那山崖霸道一些啊”看着这一幕,那手持巨斧的壮汉倒吸了一口凉气,惊道,直到现在,灰子一行五人仍旧是不知道叶文的名字 “我怀疑,这个山崖,并非是风云排行榜上的山崖”踌躇了一下,那灰子眉头一皱,沉吟道,还别说,这小子一副贼眉鼠眼的模样,皱眉沉思起来,倒还真有那种老学者引人深思的范 “放你的狗臭屁,还有哪个山崖能爆发出这般强势的破坏力,你看看,那简单的一拳,恨不得将虚空都打碎,这种力量,是随便一个人能掌握的么”听到这话,那手持巨斧的壮汉一巴掌拍在灰子脑袋上,骂道 这时候,似乎知道叶文有着与那山崖抗衡的力量,自己等人危机将不复存在,这五人顿时又活了过来,对着那战局指指点点,高谈阔论,不亦乐乎 “老大,那个白发小子再厉害,也不可能和风云排行榜上的山崖打的不分上下,这其中肯定有什么猫腻”灰子摸了摸发疼的脑袋,苦着脸道 “咦,你说的也有点道理”壮汉摸了摸下巴,沉吟道 一个无名小子,怎么可能和风云排行榜上的人物斗这么久而不败,除非,此人也是风云排行榜上的人物,壮汉一脸沉思,脑中回忆着风云排行榜上那七大年轻高手,半响,却始终找不出与眼前白发青年外貌特征相似的人物 “算了,想这么多干什么不管怎么样,他都是救了我们,是我们的恩人,从今天开始,我诡雷,便退位让贤了,那个人,才是我们‘游荡五虎’的老大”须臾,那壮汉忽而甩了甩头,将目光落到叶文的背影之上,颇为恭敬的道,原来,这五人还有个响亮的名字游荡五虎 手持巨斧的壮汉,也就是诡雷心中清楚,若是认了眼前这个实力强大的白发青年做老大,日后可就不愁没有靠山了,这种强大实力的年轻人,背后势力定然是惊世骇俗的 诡雷的话,让灰子目光一亮,他们五人是散修,无门无派,自由散漫,虽然自由无拘束,但若是遇到危险,却没有一些能够拿出手的底气,眼前的白发青年,可不正是一个厉害哄哄的‘底气’么 “老大,还是你有先见之明”灰子看了诡雷一眼,一脸崇拜的道 “先见个屁,那个人才是老大,我现在只是——老2,以后别叫错了”诡雷抽了灰子一巴掌,一指叶文的背影,怒道,为了强调自己的身份,那老2两个调子,也是被诡雷拉的格外悠长 “老2” 灰子喃喃念了一遍,似是想到什么,嘴角狠狠抽了抽,半响,却是再也忍耐不住,与游荡五虎其他三人对视一眼,爆发出一阵轰然笑声 那诡雷似也知道自己说错了话,不由狠狠瞪了灰子四人一眼,将头撇到战场之上,一张老脸涨的通红 “” 在游荡五虎谈论间,战场中央,那无穷无尽的拳劲,也是越来越汹涌,仿佛要淹没掉四周的一切 “喝” 只听那山崖怒喝一声,手臂狠狠一震,又是一波拳劲涌了出去,在这源源不断的拳劲涌现间,叶文却是闷哼一声,脚下微动,紧接着,整个人便是被那股巨力震的后退而去,看上去有些狼狈 “老大” 看着这一幕,游荡五虎面色皆是一变,方才的打闹劲顿时消失不见,纷纷冲上前来,将后退中的叶文一把扶住,这里瞧瞧那里看看,一脸悲切 “老大,你没事”灰子仔细打量了叶文一番,许久,方才是小心的问道,他这才终于确定,对方的的确确便是风云排行榜上那个实力强绝的山崖,自己这个便宜老大实力虽然不弱,但,毕竟还是有些力不从心 “没事”从五人手上挣脱开,叶文也是有些哭笑不得,这五个家伙还真是一个比一个会拍马屁,自己根本屁事没有,在他们眼中,好像受了不可治愈的重伤一样 “哼,若非有要事在身,此次便将你们几人全杀了,这一次,便先放过你们”这时,对面的山崖撤回拳头,目光冰冷的扫了叶文一眼,然后哼声道 说着,在游荡五虎愕然的目光下,急切的一转身,对着十万大山东南方向暴掠而去,那般迅疾动作,看得众人一阵目瞪口呆,再急切的事,也用不着这样争分夺秒 “跑得倒是快”叶文淡淡扫了那山崖远去的背影一眼,小声喃喃道,目光深处,闪过一丝冰冷的杀气 叶文的喃喃自语,那游荡五虎自然是听不见,此刻,五人一脸兴奋,依旧还沉浸在逃过此劫的激动劲当中 “老2,你说那山崖究竟有什么要事,竟然舍得放过我们”灰子望着山崖远去的背影,兀自心悸的道这一次,他倒是记住了老2这个名称 “连老大都打不过他,这山崖不愧是风云排行榜上的人物,不过,以山崖眦睚必报的性子,即便再重要的事,应该也是要先教训我们一番才对啊”诡雷皱了皱眉头,纳闷道 “咦,不对,他不像是有要事在身的样子”沉默了一下,诡雷似是想到什么,惊咦一声,将目光落到叶文身上:“老大,你方才与他交过手,可知道山崖为何走的这般匆忙?” “自己看”这一次,叶文倒是没有在意诡雷的称呼,将下巴往山崖远去的方向点了点,淡淡道 见得叶文的动作,诡雷五人连忙将头转过去,困惑的目光,也是向山崖远去的背影找寻而去 然后,下一刻,几人困惑的神色,便是直接凝固下来,隐隐间,有着难以置信之色,缓缓浮现 他们看到,那远去的山崖,暴掠的身子竟是猛然间一顿,紧接着,将头往左边一歪,一大口热血,直接是喷吐出来,化作一道血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