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两百四十九章缘尽 - 穿越诸天

第两百四十九章缘尽

树荫中,叶文静静站在那里,仿佛地狱中走出的恶魔,隐没在阴影中。 他的右手之上,兀自有着触目的热血流淌而下,那是青飞丹田内的精血,脚下地面上,青飞半死不活的躺倒在地,眼看着,却是出气多进气少了。 竟然将青飞废了……完了……飘渺峰那位要发疯了。”青点怔怔看着这一幕,良久,忽然倒吸了一口凉气,喃喃道。 曾经青飞在行走天地时,天鹰派帮了他大忙,这一次听说天鹰派有难,青飞也是瞒着所有人,将青点拉了过来,说是要帮天鹰派一些忙,还了这个不大不小的人情,本以为这差事并不如何危险,哪知道…… 若是让飘渺峰那位得知此事,恐怕真的是要发狂了。 “你知道青飞的叔叔是谁么,你就等着飘渺峰上下疯狂报复吧。”沉默许久,青点终于回神,有些竭斯底里的瞪着叶文,嘶吼道。 他在乎的并非是青飞的伤势,此次搞不好,说不定连他都是会卷入那位的迁怒风暴中,落得个凄惨下场,这让他如何不怒,如何不疯。 叶文笑了一下,那深深的眼光,仿佛带着几分汹涌的情绪,静静席卷向青点,四周的树荫,在这一个瞬间也似乎舞动起来,夹杂着几分说不清道不明的意味。 在叶文的目光下,青点身子明显颤了一下,那竭斯底里的神色,在面庞之上猛的僵硬,像是被一道雷电生生麻痹在原地。 “你倒是提醒了我,杀人灭口……”叶文淡淡的神色上,冰冷而不带一丝感情,掌心中触目的鲜血静静滑下,犹如磁铁一样,吸引着在场所有人悸动的目光。 想如何?”青点退了一步,苍白面容上,明显的涌现出几分惧意,他如何不明白,眼前的白发青年,心中对他有了杀心,只是,对方若是下了决心,自己能够抵挡下么。 叶文并不说话,只是拿淡漠的目光向场中扫了一圈,从那三方小势力中人,再到神色慌张的青点,短短时间内,众人不安的神色,被叶文一一收入眼底。 沉默中,叶文微微叹了口气,袖口中悄然凝聚的掌风,不为人知下,犹如那夜色中的萤火虫,四散而开,这时,漫天寒风席卷而来,仿佛那匆匆世人,在天地间打马而过,旋转着,再也回不到过往岁月。 “小兄弟……”身后,杨松似是感觉到什么,叫了一声,那微微的声音,很快的,便被那铺天盖地的冷风淹没其中,再也听不清晰。 叶文摇了摇头,右手一招,那寒风凛冽的半空中,神果滴溜溜一转,然后,在所有人的目光下,向着叶文飘了过来,其上耀眼的光华,倒映进叶文淡漠的目光中,宛如熊熊烈火,迸射出炙热光芒。 “走吧。” 一把抓了那神果,叶文叹了口气,也不去看青点死灰一片的神色,背对着众人,独自向十万大山深处行去,地面上,拉出他那修长而略显寂寞的影子。 “我们也走吧。” 杨松同样叹了口气,只不知,两人的叹气,又是否为了那同样的身不由己。言罢,杨松迈开步子,向那前方的叶文追赶而去,留下面面相觑的冬临,火蓝,铁群三人。 “这就是强者风范啊,不被一己私利蒙蔽双眼。”望着叶文那有些模糊的背影,冬临沉默了一下,随后,便是在铁群若有所思的目光中,追了上去。 四周的风,渐渐大了,由南向北呼啸而过,仿佛要将十万大山那未知的隐秘卷进人世间。 “可笑的人。”火蓝深深吸了口气,白皙的容颜,忽而涌上一抹嘲弄之色,也不知是在嘲笑自己,还是在讥笑那挣扎于滚滚红尘的世人…… 几人在丛林中行走,叶文在前,杨松几人在后,中间隔了那一米距离,像是一堵无形的墙,将几人隔离而开,如此,大约十分钟后。 “我们就在这里分手吧。”须臾,叶文脚步一顿,淡淡转过头,然后将手上神果对着杨松一抛。 “小兄弟,这一次,倒是连累了你。”杨松伸手接住那神果,面色不自然的笑道。 他当然知道,叶文为了自己等人,可谓是得罪了整个飘渺峰,日后必定会麻烦不断,本以为能够帮叶文一把,却没想到成了如今这等局面,杨松面上有几分尴尬。 “谈不上连累,老哥你肯收留我一个外人,这本是一份情谊。”叶文摆了摆手,笑道。 他自然也知道,废了那青飞以后,他与飘渺峰便成了不死不休的局面,为了不拖累金秀宗这几人,也只有先行离去了,他自己的实力,虽说尚不足以震慑天下,但,对付飘渺峰那些自恃天下无敌的弟子,却还是有着几分把握,除非……老一辈亲自出手。 “我看,我们还是一起走吧,一路上也好有个照应。”火蓝目光扫了叶文一眼,然后迅速移开,看上去,竟是有些躲闪。 “火蓝丫头说的对,小兄弟,你实力虽高,但,毕竟只有一个人,大家走在一起也好有个照应。”杨松连忙附和道,若是放着叶文一个人走,他心中还真有几分过意不去。 “还是算了,青飞的叔叔,在飘渺峰好像是个位高权重的大人物,你们若是与我一起,怕是有危险。”叶文看了火蓝一眼,随即摇头道,听青点的说法,那青飞的叔叔不仅实力强劲,连身份都是非同小可,他不想连累太多人。 火蓝怔了一怔,略微复杂的目光在叶文面上转了一圈,然后缓缓收回,不知为何,这一刻,心间却似有空荡荡的。 “诸位,就此别过,后会有期。”叶文抱了抱拳,朗声一笑,然后在杨松几人的目光下,大步离去,那修长的背影,看上去竟是有些模糊。 “算了,我们和他毕竟不是一个层次的人,这短暂的缘分,也该尽了。”望着叶文那远去的背影,杨松叹了口气,他心中自然知道,这个看似平和的小兄弟,必定不是什么平凡人物,与他们之间,注定会越行越远。 “缘分……尽了么……”听得杨松的话,火蓝娇躯一抖,那放在袖口的玉手,竟是紧紧握了起来,泛着几分苍白的美。 【……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