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零二章白色手帕 - 穿越诸天

第二百零二章白色手帕

看着大长老浑身颤抖的倒在地上,其他狐媚一族的人面面相觑,似想要上前,却又有些惧怕那道神秘力量,当下,面庞都是微微不自然。 “还不滚。” 这时,那道飘渺喝声,又一次的响彻了起来,让得狐媚一族众人身子皆是一震,连七能元者的大长老在那神秘力量下都是不堪一击,他们可没有信心讨得了好,更重要的是,连对方的身影都是发现不了。 大长老极其狼狈的站起身,带着几分惊惧的目光四处扫了扫,随即猛然转身,对着三大护法四大金刚打了个手势,苍老面容略显不安。 “走,有高人。” 说着,大长老便是率先向着远处行去,由于体内经脉仍然混乱,走起路来,也是一瘸一拐,显得极其吃力,见得这一幕,那三大护法四大金刚也是连忙跟上,一行八人速度越来越快,不出片刻,便是彻底消失在独孤成视野中。 虽然这八人每个人实力都是极强,然而,在那未知的神秘力量下,却是不敢有太多心思,万一惹怒了那神秘力量的主人,到时候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。 “叶文,是不是你?”见得八人消失,独孤成这才站起身,目光扫了扫四周,叫道,方才那道声音,明显便是叶文的声音,虽然有些改变,但仍是被独孤成听了出来。 “你没事吧?”由于只有一道精神力,叶文也是并未现身,只有一道恢复了本来原音的声音飘荡而来。 “没多大事,休养几日就好了……真的是你小子,我就知道你不会这么轻易的死去。”独孤成顿时激动起来,一脸喜色,他一直以为叶文被他自己的寂灭龙掌给炸成了虚无,如今听到叶文的声音,不由安下心来。 “说来话长,等我本体出现后,再与你慢慢细说。”叶文的声音再度传来。 “本体?你现在是……”闻言,独孤成一怔,问道。 “这只是我的一道精神力,好了,你先疗伤,半个时辰后,我再来找你,到时候,定要那些化为人形的畜生不得好死。”叶文声音冰冷,蕴涵着无穷的杀气,自从那些人打起叶文蓝玉斩的注意时,便是被他列入了必杀名单中,若妍小妮子送的东西,岂能被别人抢去。 “好,我等你,到时候,把那些王八蛋打得连他都不认识。”得知叶文没死,独孤成难得的开了个玩笑。 “哈哈文的声音传来,而后缓缓消散而去,这片地域,再度恢复了平静,仿佛什么事也不曾发生。 “仅仅依靠一道精神力,便能将那不可一世的大长老击退,这小子的实力真是越来越强了啊。”独孤成沉默了片刻,不由一脸苦笑,自己与他的差距,也是越来越大了。 当然,独孤成不知道的是,身为这方世界的主人,就算是实力通玄的人进来,恐怕都是在叶文手上讨不了好…… “那老混蛋下手还真重,下次见到,非找回这个场子不可。”独孤成摸了摸胸口,不由倒吸了一口凉气,方才还没什么感觉,如今静下心来,却是觉得阵阵疼痛,自虎口不断传来…… 蓝玉斩内。 叶文盘膝而坐,闭气凝神,某个时刻,其眼眶忽然颤了颤,随即,在蓝玉略带喜色的目光中,缓缓睁开了去,见得叶文睁眼,萱颜那顿在半空,想要帮叶文擦汗的白色手帕猛的缩回,一脸紧张的藏在身后。 这种主动示好的事,可不能让这个混蛋看到,萱颜咬了咬银牙,暗暗想道,然而,虽然萱颜动作极快,但仍然是被眼尖的叶文发现了去,当下,便是自地面一跳而起,一脸防备。 “你想干什么?”叶文一脸防备的盯着萱颜,道。 这女人心思恶毒,不能不防啊,他可不认为,帮这个女人凃几次伤口,便能讨得她的芳心,叶文很现实,所以,他从来不信这种纯粹骗小孩的故事。 干什么。”闻言,萱颜俏脸一红,然后迅速恢复正常,一脸淡然的道。这种时候,可不能让这混蛋发现异常。 “没干什么……你背后藏的什么东西,拿出来看看。”叶文眉头皱了皱,紧紧盯着萱颜,道。萱颜神情越古怪,叶文心中的怀疑便越深。 “你看错了,没什么东西。”听得这话,萱颜险些崩溃,神色变幻间,白色手帕不由握得更紧,心间咚咚咚直乱,叶文的步步紧逼,让她很是紧张。 “没什么文眼睛眯了眯,身子忽然一动,鬼魅一样绕过萱颜的身子,然后一把抢过其玉手紧握的白色手帕。 帕……”看着手上那飘着清香的白色手帕,叶文顿时一愣,面上闪过一丝困惑,这女人拿个手帕,有必要这么紧张么…… “还给我。”萱颜神情一急,猛的转过身子,玉手一探,便是向着那白色手帕抓去,这个可恶的混蛋,不知道女人的贴身手帕不能随便乱碰么。 “难道这手帕有什么古怪?” 看着萱颜那急切的模样,叶文刚刚熄灭下去的怀疑,不由再度升了起来,只见其身子一动,躲过萱颜探来的玉手,而后顿住身子。 “你拿手帕到底有什么企图,要是不说清楚,就别想拿出去了。”叶文眼睛微眯,一抹寒冷的光芒一闪即逝,他非要弄清楚这件事不可,娘的,别到时候被这女人阴了都不知道怎么死的。 叶文的话刚落,萱颜闪动的娇躯,便是猛然一滞,清纯的容颜缓缓扬起,冰冷目光,不带一丝感情的盯着叶文,她就这么盯着,一句话也不说、 被这女人冰冷的目光盯着,叶文顿时有些不自在,然而,心中的怀疑,却是让他毫不犹豫的瞪了回去,目光同样冷漠之极。蓝玉斩内,悄无声息,两人的目光,仿佛在半空结成了冰,相互凝视着对方。 许久,许久。 “对啊,那手帕上面被我下了剧毒,你满意了吧……我就是想毒死你,我就是一个狠毒的女人,你满意了吧……你死了我会很安心的活着,很快乐的活着,你满意了吧。” 萱颜俏脸扭曲,对着叶文吼道,每吼出一个‘你满意了吧’,她眸中的雾气,便是会深上几分,到得最后,终究是忍耐不住,一大滴透明的泪滴,静静的,顺着她美丽的面颊滑下,悄无声息。 那梨花带雨的模样,很是让人怜惜。颤声吼出这句话,萱颜最后盯了叶文一眼,随即便是转过身子,头也不回的跑远,那略显单薄的迷人背影,兀自颤抖着。 “这女人,发的是哪门子疯。”被萱颜这么一闹,叶文直接是懵了,愣愣转过头,问一旁的蓝玉。 “别问我,我不知道。”蓝玉瞪了叶文一眼,随即将头扭了过去,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样子。 “她拿这手帕究竟想干什么,丫头你知道么?”愣了片刻,叶文忽然问道。对于萱颜所说的手帕上有剧毒,他自然是不信的,如果那女人想害自己,蓝玉这丫头肯定不会冷眼旁观。 “帮你擦汗。”瞥了叶文一眼,蓝玉淡淡道。 听得这话,叶文身子一震,目光深处,一抹愕然之色,缓缓浮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