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十章 诡异 - 穿越诸天

第二十章 诡异

四周,寂静的仿佛一团死水,没有一丝声音。 一道道含义不同的目光,皆是望着战场中那诡异的一幕,不少人的面上,都是浮现出一抹疑惑之色。 在那战场中,两道人影静静站在原地,叶文那微微颤抖的双手,死死握住周清扬的拳头,隐隐有白光浮现。 两个人,就仿佛两尊远古的石像一般,石化般得站在场中央,一动也不动,若非两人气息还在,倒还真像两尊一动不动的石像。 “发生了什么事?好端端的打斗,怎会忽然停止?” “谁知道呢,这一幕,实在是有些诡异啊。” “应该是发生了什么变故,才导致两人如此呆立。” 一道道窃窃私语之声,也是在两人战斗停止的刹那,在四周响彻而起,看着眼前的一幕,所有人都是有些摸不着头脑,不知道叶文两人玩的哪一出。 “咦,那是什么?” 便在这时,人群中,一道惊疑的声音,却是猛然间响起,带着几分惊异不定,那人的手指,也是在同一时刻抬了起来,微微颤抖的指向叶文两人的身躯。 闻言,所有人的目光,都是在一个瞬间转移过去,落在叶文两人的身躯之上,当他们看清楚远处的一幕时,不少人面容,都是微微一变,带上了些许凝重之意。 战场中央,叶文两人保持着先前的姿势,一动也不动,在两人的体表上,一丝丝白色光芒,仿佛形成一个大循环一般,自周清扬的丹田部位,源源不断的涌流进叶文右手中,然后顺着叶文的胳膊,流入其丹田之内。 这些白光,就好像是在两人体表之上涌流一般,显得格外诡异,而伴随着白光每一次的涌流,周清扬有些乌黑的嘴唇,便是微微一哆嗦,隐隐间,连脸皮都是在不停的抖动。 “清扬体内的气息,竟然是在不断的减弱。”似是感受到什么般,刘成面色猛然一变,吞了口唾沫,嘶哑着声音道。 在他的感知下,周清扬体内的气息,伴随着那白光每一次的大循环,便是减弱一分,以至于,现在周清扬的体内,已经是从原来四能武者的气息,慢慢萎靡成现在二能武者的气息,短短的时间内,竟然足足减了二能。 “那小子……那小子在吸收清扬丹田内的元气。”怔了半响,刘成却是忽然回神,面色瞬间大变,一抹惊骇之色,也是缓缓浮现了出来。 这一刻,他终于是想到了问题的关键所在……两人体表上的白光,当属元气无疑,而此刻的叶文,却是正旁若无人的在吸收周清扬丹田内的元气。 叶文竟然能够吸收别人体内的元气……一念及此,刘成便是面带惊恐,情不自禁的打了个哆嗦,这等诡异的事情,别说是看,即便只是想想,都是能够让人心中发寒。 由于刘成是在情绪失控的情况下脱口而出,他那洪亮的声音,自然也是传到了其他人耳中,而刘成的话语,就仿佛一种杀人如麻的病毒一般,在四周迅速蔓延,让的不少人面色变得惊骇无比。 吸收别人体内的元气,这种诡异的事情,莫说是在玄武宗内,即便是放眼整今天下,可都是闻所未闻啊。 当下,一道道惊恐的目光,皆是颤抖般得看了看远处的叶文,须臾,不少人身子都是急退,与叶文拉开一定的距离,仿佛生怕自己靠的太近,会被叶文吸干体内的元气一样。 “这小子,越来越神秘了。”看着这一幕,朱凡面色也是微微变了变,不过他并未如其他人那般,显得惊慌失措,反而是用一种探究的目光,深深望了叶文一眼。 在四周一道道目光下,战场中央的两人,终于是开口说话了。 “叶……叶文,你快放手,我体内的……元气快要消失殆尽了。”有些疲倦的目光,虚弱的盯着面前的叶文,周清扬也是强忍体内不适,断断续续的道。 这个天地之间,即便是婴儿,丹田之内都是会有一丝元气,用来支撑体内的生命力,而一旦丹田内最后一丝元气消失殆尽,那么,生命力便是会迅速流失,直到死亡。 一旦周清扬丹田内最后一丝元气消散,那么,即便是神仙,也救不了他,元气,可谓是生命的根本之所在。 即便是实力达到元者,丹田内成功凝聚出真元,丹田之内,依然是会保留最后一丝元气,用来支撑生命力。 闻言,叶文也是微微点了点头,他与周清扬之间,并非那种杀父仇人般得关系,教训一二便可,没有必要下死手。 虽然说吸纳周清扬丹田内的元气,能够补充自己体内流失的元气,但若是这种事是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时,叶文却是万万也不肯做的,他的心中,原则性很强。 即使,方才所吸收的元气,让得他三能武者的实力,变得牢固了不少…… 当下,叶文身子也是一动,牢牢握住周清扬拳头的右手,光芒闪烁间,也是用力一抽,而这一抽,却是让的叶文面色大变。 “我拿不开了。”紧紧皱起眉头,叶文连续的抽了两次,却依旧是没有太大效果,他的手掌,便仿佛与周清扬的拳头紧紧连在了一起般,竟是无论如何也抽不出来。 “什么……”闻言,周清扬顿时呆若木鸡,原本明亮的眸子,也是在刹那之间泛起一丝绝望,他自然是知道,一旦自己丹田内最后一丝元气消散,那么,他周清扬,必死无疑。 “小白,小白。”没有理会周清扬那绝望的神色,叶文渐渐沉下心神,在心中呼喊道。 然而,一连呼喊了两次,心中却是仍没有响起小白的声音,里面空荡荡的,寂寥无声。 “这种关键时候,居然还在睡觉。”苦笑着叹了口气,叶文也是无奈的摇了摇头,他自然是知道,睡眠中的小白,别说是呼喊,即便是打雷,都是不能将之吵醒。 看来,这一次,真的是有些悬了,自己若是取走周清扬的性命,一旦被流天师尊发现,无论自己是有心还是无意,恐怕都是难逃责罚,严重者,即便是废掉丹田,逐出玄武宗都是极有可能之事。 就在叶文与周清扬大眼瞪小眼,有些不知所措时,一道黑影,却是自远处爆射而来,一个呼吸间,便是抵达叶文两人的身边。 “流天师尊。”见得来人的面容,周清扬原本绝望的神情,瞬间便是被一股狂喜所取代,他也是知道,以流天师尊的手段,解决掉眼前这种让的自己等人束手无策的麻烦,那是轻而易举。 严厉的目光,扫了叶文两人一眼,流天师尊哼了一声,当下也是不再迟疑,手掌轻挥,一道轻风飘荡间,便是将两人的手掌,彻底的分离开来。 刚一分离开,那周清扬便是面色一白,身子颤抖间,也是如虚脱一般,倒了下去。 流天师尊眼疾手快,一把将周清扬的身子拉住,然后抱了起来,平放在地面上,其带着几分神秘光芒的手指,也是轻轻搭在周清扬的脉象上。 看着这一幕,四周顿时安静了下来,所有人都知道,流天师尊在施法之时,不允许任何人打扰。 在安静的氛围中,流天师尊搭在周清扬脉象的手指间,神秘光芒也是越来越璀璨,直到某一刻,神秘光芒微微一闪…… 伴随着神秘光芒的闪动,流天师尊那始终淡漠的面庞,却是瞬间大变,一抹震惊之色,自其面上闪掠而出。 “周清扬丹田内的元气,竟然是寥寥无几,尽数被叶文那小子吸了去……这小子,究竟是在何处修习的这等诡异心法。”带着几分震惊的目光,隐晦的扫了叶文一眼,随即缓缓站起身。 “叶文,我有点事找你,跟我来。”深深的目光,上下打量了叶文一番,流天师尊方才是缓缓道。 说罢,流天师尊不等叶文回答,便是率先朝着神通饲堂左边,一处散发着古老沧桑气息的古屋行去。 看着前方流天师尊的背影,叶文目光微微闪了闪,随即也是不再迟疑,迈开脚步,跟了上去。 “那间古屋,可是存放秘法的地方啊,流天师尊此举,究竟是何意?” 看着这一幕,人群之中,一道惊讶的声音,却是忽然的传来,而这,也是让的四周所有人的面色都是大变,隐隐间,竟是夹带着几分羡慕之意。 这一刻,所有人都是记了起来,那间古屋,只有天赋极高的惊才艳艳之辈,方才能够进入,而即便是如今的傲玉霜,都是没有资格进入到那古屋之中。 不远处,那绝美女子傲玉霜,看着这一幕,娇躯却是在不为人知下,微微的震了一下。 【求点票票】

上一篇   第十九章 吸收

下一篇   第二十一章 秘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