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五十九章 强敌 - 穿越诸天

第一百五十九章 强敌

气机锁定,顾名思义,能够完全锁定住一个人的气息,中招者,全身不得动弹。枯槁老者的这一招很是迅疾,再加上叶文没有防备,那锁定的浩荡能量,一下子笼罩住了叶文。 “咚。” 几乎是瞬间,叶文的身子便是贴了过去,体内的元气呼啸而出,源源不断的泄进其中,至此,叶文成了陷进移花接木的第九人。 “白痴。”见得叶文也陷了进去,野人翻了翻白眼,小声嘀咕道,明知道这老东西心术不正,还如此大意,再傻也不过这样。 “还有这么傻的人。”风魁也是撇了瞥嘴角,颇为无奈的想道,前几人上当是因为不了解情况,倒还说的过去,这叶文,竟然也步入后尘,让风魁很是有些无语。 “小子,你也加入我们吧。”枯槁老人冷笑一声,袖袍一抖,叶文的右臂,便是直接陷进真元旋涡之中,那里,九人混合的真元,正犹如龙卷风一样,呼呼转动着。 此刻,九人以枯槁老者为中心,体内真元形成了一个大循环,而叶文的右臂所在处,便是所有人真元的汇聚点,通常来说,这里,乃是消耗真元最大的地方。 陷进那真元旋涡中,叶文倒是神情平淡,没有过多举动,任凭着体内元气流逝而去。 “老东西,你这招移花接木,一坑就坑了八人,足以自傲了。”风魁深吸一口气,斜瞥着枯槁老者道。 “老夫早便说过,凭你们这几人,还留不下我,等这移花接木的气息一过,便是你等八人的死期。”闻言,枯槁老者哼了一声,声音冰冷的道。 “想得倒是美,我看这移花接木也不过如此。”野人呸了一声。 “你倒是挣脱给我看看。”枯槁老人哼了一声,面带不屑的道。 自己这移花接木神通,乃是融合兽决以及玄武宗的某种空间神通而衍变而来的,其威力甚大,凡是中招者,除非实力高出他很多,否则,很难挣脱开,眼前这几个小子,可没一个有这等实力。 闻言,野人神情一怒,嘴唇动了动,却终究是没说出话来,这移花接木也不知是一种怎样的神通,他方才用了各种方法,的确是挣脱不开,其中仿佛蕴涵了某种神秘力量,将其牢牢禁锢住。 “我们的确是挣脱不开,不过,你自己不也陷进去了么,可笑。”见得野人吃瘪,风魁顿时哼了一声,话语中有着淡淡的嘲讽。 听得这话,枯槁老人不在意的笑了笑,他知道,这几人只是逞口舌之利而已,过不了多久,便会因为真元的流逝而站立不稳。 在几人谈话的时候,谁也没有发现,那身处真元旋涡的叶文,虽是一脸平淡,眼眸深处,一抹极淡的喜意却是若隐若现。 “如此充裕的真元,倒是便宜了我。” 所谓因祸得福,便是叶文眼下的状况,由于其身处真元旋涡,周身的真元比之其他地方更浓,因此,当其试着施展吸能法则时,一大匹精纯的真元,便是犹如江入海流一样,流进其丹田之内。 “有戏。” 感受着丹田内那道道翻滚的真元,叶文心中顿时狂喜,八名元者体内的真元,一股脑涌进叶文丹田内,可想而知,他得到了怎样的好处。 当下,叶文便是不再犹豫,体内吸能法则运转间,一股狂暴的吸力顿时爆涌,刹那间,其周身的道道真元仿佛找到组织一样,尽数涌流进他的丹田内,如此海量的真元,好处究竟要达到何种地步啊??? “我怎么觉得,体内真元流逝不仅没有缓慢下来,反而更欢了。”在叶文闭眼吸收真元之际,那野人面色却是一变,惊道。 “我也有这种感觉。”闻言,风魁怔了一下,细细感受一番,神情顿时骤变。 说着,两人目光朝其他几人扫了扫,却是震惊的发现,所有人皆是一副病怏怏的模样,摇摇欲倒,仿佛受到了巨大的打击一样,面色苍白之极。 “老匹夫,是不是你在搞鬼?”似是想到什么,风魁目光一转,落到枯槁老者身上,沉声道。 “我……”闻言,枯槁老者正值幸灾乐祸,欲说些什么,面色却是猛的一变,迅速阴沉而下:“混蛋,谁在搞鬼?”不用想也知道,枯槁老者遇到了同样的情况。 “若不是冲着这些真元,我会如此轻易便上当么……”望着几人面上的惊色,叶文暗暗笑了笑,如今看来,他的确是押对了筹码,这些流逝的真元,果然能够被吸能法则吸收。 这样想着,叶文狠狠一运气,面上神色便是与其他人无异,苍白之极,一副病怏怏的模样,为了以防万一,这种真正的移花接木,偷偷摸摸做才过瘾。 枯槁老者,野人,以及风魁锐利的目光,依次在在场所有人面上扫过,却是没有发现任何异常,当下,眸中那抹惊怒,不由更甚,三人中,竟然是谁也没有怀疑叶文。 毕竟,叶文一身修为才九能武者,在九人中属于最弱者,谁也不会相信,这最弱之人,有那能力与手段吸收八名元者体内的真元。 “王八蛋,谁在搞鬼,给老夫滚出来。”感受着体内妖力的飞快流逝,枯槁老者目光猛的扫向四周,怒吼道。 至于风魁野人两人,也是惊怒交加,充斥着怒火的眸子,不停的扫视着四面八方,仿佛要将那‘暗中之人’找出来一样,这一刻,原本该敌对的三方,却是异常默契的选择了联手,毕竟,若是体内真元流逝过多,那可是足以影响修为和生命的啊。 就在几人怒发冲冠之时,那风煞谷的方向,两道人影,却是飞掠而来,巨大的能量波动,以两人为中心,向四周扩散而去。 “轰轰轰。” 伴随着两人的接近,一道道巨大的轰击声,也是在半空响彻而起,声势颇为浩大,那巨大的声威,瞬间便是将几人的怒火打断了去。 “北脉云枫。” “大长老。” 望着半空中那渐渐接近的两人,风魁与那枯槁老者几乎同时叫道。 听得两人的叫声,叶文顿时将目光移了过去,只见那半空之上,一袭白衣,气质儒雅的云枫,正与一名白发苍苍的老人大打出手,恐怖的劲气四处扩散。 “这是什么人,居然能够与大长老大战这么多回合而不败。”见得半空的战局,枯槁老者似是吃了一惊,喃喃道,那大长老的实力少说也是达到了七能元者巅峰,而半空那小子竟然没有丝毫败的迹象。 要知道,修为越往高处,等级与等级间的差距便越大,若是到了七能元者以上,再想越级挑战,便很是困难了,而那小子,看起来也就五能接近六能元者的样子,竟然如此强悍…… 七能元者是一个分水岭,叶文现在能够以九能武者越级挑战三能元者甚至四能元者的强者,皆是因为修为还没达到七能元者的缘故,一旦达到七能元者层次,那越级挑战,可就不会如此轻易了。 似是感受到下方几人的观战,那云枫与白发老人慢慢下降,将战局渐渐引到下方的草坪之上,刚一落地,两人便是从缠斗中分开,而后一人站在一边,将叶文九人夹在中央。 “大长老。”见得两人分开,枯槁老者神情一喜,顿时大叫道。 “恩。”那所谓的大长老淡淡点了点头,面上看不出任何神情波动,一脸淡漠,只不过,那带着几分冷意的目光,偶尔扫过远方的云枫。 “你们这是?”见得九人这动弹不得的样子,云枫眉头一皱,缓缓道。 “我们都中招了。”闻言,那野人苦笑一声,答道,在这云枫面前,他的野蛮性子似是收敛了不少。 “一群废物。”听得这话,云枫紧皱的眉头舒展开,拍了拍肩头那几粒灰尘,淡淡道。 一听这话,风魁,野人,包括其他几名玄武宗弟子皆是神情一怒,就欲发作,然而,当他们瞥见云枫面上那丝淡漠时,却是不约而同的选择了闭嘴,此人,太强了,不是他们能惹得起的。 “听说你们南脉和西脉各得了一枚妖丹,拿出来。”顿了一下,云枫目光又扫了扫风魁以及野人,语气淡淡的道,淡漠中,隐藏着无尽的强势。 “在他手上。”听得这话,风魁两人对视一眼,随即目光轻转,不约而同的扫向一旁的叶文,道. 两人如此老实,实在是有苦难言,毕竟,即便他们处于全盛时期,都不是云枫的对手,更不用说现在体内真元十去。 “在这个废物手上。” 闻言,云枫先是一怔,片刻后,面庞之上,一抹冰冷杀气,便是直逼叶文而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