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五十八章 气机锁定 - 穿越诸天

第一百五十八章 气机锁定

叶文缓步而行,慢慢逼近动弹不得的八人,每走一步,都是让得草坪响起一道清晰的脚步声。那看似轻缓的脚步声,此刻却是犹如重锤一样,不断的轰击在八人心头,众人的额头,开始有冷汗流淌。 在场的三方八人,都是摸不清叶文到底是什么心态,相互猜疑间,心间那丝不安,也是越来越深,生怕叶文首先对自己下手。 “野人,我们倒是有缘。”见得八人额头那连连冷汗,叶文淡淡一笑,随即脚步一顿,在野人身前缓缓停下,此刻的叶文,便犹如死神一样,走到哪里,都是会带着一股死亡气息。 “叶文,你……你想干什么?”双掌分别与风魁及枯槁老者相接,野人动弹不得,只能微转过头,声音略微颤抖的道。这一刻,野人嘴唇抖动,几乎连肠子都悔青了,早上追杀叶文倒是蛮爽,没想到报应这么快便降了下来。 “干什么……呵呵,早上你想对我怎样,现在,我便以彼之道,还彼之身。”闻言,叶文微微一笑,那般柔和笑意看在野人眼中,却似比冰霜还冷,让其心中冷气直冒。 说罢,叶文右掌如刀,一道道精纯的真元,便是开始缓缓浮现,晶莹璀璨,隐隐间,一股凌烈杀气,自叶文身体中猛的爆发而出。 “等等,我们有话好说,有话好说。”见得叶文这不似作假的举动,野人顿时慌了,嘴里慌忙叫道,生怕叶文那一掌不留情面的劈下来。 “我们之间,还有话好说么。”听得这话,叶文动作虽然缓了几分,但口中却是冰冷的道,为了那妖丹以及精气果,这野人不顾同门情谊,竟然追杀了自己一个早上,若非叶文心中有几分不忍,只怕这野人早已命丧于此。 “当然。”见得叶文果真不再出手,野人神情一喜,迟疑了一下,忽然一咬牙:“我们四分脉弟子进风煞谷,皆是为了那妖丹,重要性我便不多说了,我们南脉杀了一名长老,此刻我的手上,有一枚妖丹,你可想要?” 这野人表面上很是粗犷,其实并不傻,先是隐晦说出妖丹的重要性,再将自己拥有妖丹一事盘出,为自己争取更多的交换筹码,这等技巧,乃是交易之时惯用的伎俩。 “哦,你想用一枚妖丹换你的命?”听到这里,叶文也是明白过来,当下,其眉头一挑,饶有兴趣的道。 “正是。”见得叶文似乎被妖丹吸引,野人心中一喜,表面上却不动声色,点头道。 “拿出来看看。”说实在的,叶文倒的确是被妖丹吸引住了,毕竟,此次进风煞谷,所为的正是十八枚妖丹,这可是关系到日后能否进神兵洞府的东西,叶文可不会嫌多。 “你先放了我,我便将之交给你。”野人满脸坚定的摇了摇头,此刻,野人心中的鬼心思迅速活络起来,他知道,只要叶文对妖丹感兴趣,而自己死咬着妖丹不松口,这条命,算是彻底保住了。 就在野人庆幸自己反应灵敏之时,一股子冰冷如霜的杀气,仿佛自地狱飘出一样,对着他笼罩而来,只一个瞬间,便是让其心中一寒,冷汗浃背。 “现在的你,可没资格和我谈条件,不拿可以,我直接杀了你。”蕴含杀气的目光扫了扫野人,叶文冰冷的声音,便是在草坪四周缓缓响彻,让得在场八人面色同时骤变。 说罢,叶文那只晶莹剔透的右掌,也是带着一股子肃杀之气,迅速靠近野人的脖子,当然,叶文不会傻到去接触野人的身子,他可不想成为陷入移花接木的第九人。 “等等,我拿。”就在那只冰冷的右掌能量扩散间,野人面色猛的一变,略显惊慌的叫道,在叶文身上,野人感受到了真正的杀气,他丝毫也不怀疑,自己若是再迟疑,眼前的人会毫不犹豫将自己杀死。 听得这话,叶文哼了一声,那犹如恶魔的右掌,方才是微微顿住。 在叶文冷淡的目光下,野人深吸一口气,压下心中的恐惧,随即那只与风魁对上的左掌微微一动,真元扩散间,食指上的纳戒光芒一闪,一枚龙眼大小的红丹,便是缓缓暴漏在空气中。 “果然是妖丹。”见得这红丹的出现,风魁目光一亮,他手上也有这样一枚红丹,自然清楚眼前的红丹,正是他们要掌握的妖丹。 至于另一边的枯槁老者,在见到红丹出现时,一张老脸便是迅速阴沉下去,妖兽没了妖丹,便等于彻底没了性命,也不知这妖丹是属于哪名长老的…… 见得这红丹出现,叶文神情不变,心中却是暗喜,这第二枚妖丹,简直可谓得来全不费工夫啊,这样想着,叶文右手猛的一挥,那在半空滴溜溜转动的妖丹,便是被其一把抓到掌心。 “现在可以放我了吧。”见得妖丹被叶文一把抓住,野人面庞一抽,忍着那丝肉疼,沉声道。 闻言,叶文瞥了他一样,并未说话,反而是转动着冰冷目光,落到一旁的风魁面上。 “听说,你手上也有一枚妖丹?”对于这些所谓的玄武宗弟子,叶文深知他们心性,表面上一幅大义凛然的模样,背地却是无所不用其极。 他知道,眼前这几人一旦有机会,必定会毫不犹豫的对自己出手,此刻若不趁此机会捞点好处,更待何时。 风魁不是笨人,听得叶文的话,哪有不明白的道理,只见其嘴角猛的抽搐了一下,面色变幻间,终于是承受不住叶文身上的杀气,微叹了口气,指尖纳戒光芒一闪,又是一枚妖丹浮现了出来。 “第三枚妖丹。”见得又是一枚妖丹出现,叶文眼睛一眯,掌心吸力爆涌,下一刻,那妖丹便是出现在叶文手掌中。 “妖丹也拿了,是否可以先将我们分开。”望着这一幕,风魁深深吸了口气,而后看着叶文沉声道,仔细了看,他的眼眸深处,一抹阴冷之色,正闪烁不已。 “不急。”闻言,叶文轻笑一声,而后摇了摇头,迈开步子,绕过几人,来到那枯槁老者的另一侧。 由于枯槁老者身后被无名弟子所填满,而身前又被野人以及风魁占据,因此,叶文只能走到其身旁,这般看过去,倒是能够看到枯槁老者的侧面。 “你想怎么样?”见得叶文缓步而来,枯槁老者斜瞥着眼睛,厉声喝道,他冷眼旁观到现在,自然看得出面前这小子软硬不吃,当下,也不故意服软,面沉如水。 “老人家,你看,另外两方的东西我都收了,你若不表示表示,实在说不过去啊。”叶文微微一笑,一副人蓄无害的神情,然而,那略带笑意的面庞,却怎么看怎么像一只小狐狸。 听得这话,枯槁老者神情一怒,正欲说话,然而,似是想到什么,其刚欲发作的情绪,却是一下子沉寂下去,苍老面上,一片平静。 “罢了罢了,老夫便当是花钱免灾,我袖口有一整套兽决神通,你拿去吧。”枯槁老者微微叹了口气,一副豁出去的样子。 “兽决神通?”闻言,叶文狐疑的看了老者一眼。 “信不信由你,反正老夫是没亏待你。”枯槁老人翻了翻白眼,撇着嘴道。 “姑且信你一次。”看着老人那一脸真诚的模样,叶文皱了皱眉头,沉默了一下,随即一点头,身子前探,小心翼翼的将右手掏向枯槁老者的袖口、 就在叶文右臂探进去的刹那,枯槁老者冷笑一声,袖袍狠狠一抖,暴乱的力量自袖口喷吐而出,让得叶文面色猛的一变。 “气机锁定。” 空旷的草坪上,响起枯槁老人冰冷的声音,那般嘹亮喝声,带着一股无与伦比的冲击力,缓缓扩散而开。